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教育过度”是个坏问题

2017年12月22日 08:00   官网:山西晋海源镁业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教育过度”是个坏问题,四月份的奥古斯塔,所有人都看好乔丹-斯皮思顺利实现卫冕,毕竟这座球场是如此的适合他。美国小飞侠没有辜负人们的期待——至少前三轮半都没有辜负。但是就在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为他的冠军而欢呼的时候,斯皮思上演了举世震惊的“12号洞崩溃”,他一洞吞下三柏忌,将到手的冠军拱手让给了丹尼-威利特。自那之后,每当斯皮思出现状态的波动,人们都会联想起奥古斯塔的崩溃。而事实是,自那之后,斯皮思的状态一落千丈。

“教育过度”是个坏问题

2015年03月06日00:08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分享到...

  • 分享到人人分享到人人
  • 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QQ空间
原标题:“教育过度”是个坏问题

  近日,有学者研究表明,中国的教育过度率持续上升,从1990年的7%上升到2010年的28%。而在各层次教育中,本科及以上的教育过度率最高,超过90%,高中紧随其后,达到80%。学者表示,教育过度会催生严重抑郁,也不利于经济发展。(3月4日《广州日报》)

  所谓“教育过度”,是指个体所拥有的受教育程度超过了工作所要求的水平。不可否认,这样的测算与统计也揭示出了一些社会现象,发现了一些社会内在的东西。但若将其冠以“教育过度”之名,并视其为一个有待纠正的社会问题,却是有问题的,甚至有害的。在笔者看来,“教育过度”,或者说该学者研究发现的中国当前的“教育过度”问题,是个坏问题。

  若加分析,导致该学者所说的“教育过度”现象的因素有很多:首先,传统社会整体教育水平较低,就业者普遍学历较低,拥有较高教育水平的新兴就业人员进入必然显现为“教育过度”。但这是一种必然的、积极的、进步的现象,社会的总体教育水平必然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逐步提高,尤其是在社会整体教育水平较低的情况下,社会必然要经历高教育水平的就业者逐步对低教育水平者的替代,而所谓“教育过度”,仅仅是这种替代状态在统计学上的表现。其次,持续的扩招政策下教育质量不断缩水,尤其在本科以上教育阶段,大量的毕业生并没有掌握在相应的教育阶段应该掌握的知识与技能,并不满足社会对于他们的就业要求,他们的教育学历或许很高,但实际教育水平要低得多,也就只能从事知识含量较低、技能要求更少的工作了。这不是一个“教育过度”的问题,而是高等教育质量的滑坡,以及高等教育相对社会人才需求适应性的问题。

  由此可见,所谓的“教育过度”,乃是更多更复杂也更实际的问题之笼统综合。“教育过度”这种提法的危害性在于,无论是高教育水平对于低教育水平替代,还是高等教育质量滑坡等问题的解决,都应该是优者替代劣者,最终指向一种质量更高的整体生态。比如,高中毕业生从事农民工作固然有一种教育上的优越性,但这个问题的解决应该是逐步由有知识的农民替代无知识的农民,实现农民群体整体教育水平的提升与知识的增长。事实上,任何行业的优化升级、行业生态的改良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赖从业者整体教育水平的提升与文化、知识的增长。就此而言,所谓“教育过度”非但不是有待解决的社会问题,反而是社会进步的体现。而“教育过度”论则恰恰相反,这种论调抹杀高学历就业者的教育优势,将其视为无用之物,试图将特定行业的从业者整体教育水平维持在低水平状态,充满了反智的倾向。

  再者,更重要的是,“教育过度”论完全将教育工具化与功利化。在“教育过度”论的讨论语境中,教育完全是为了满足社会就业的需要,教育的功能就是知识的掌握,或者说是就业技能的习得,而完全忽略了教育所承载的其他的功能以及意义。实际上,教育的目的都并不仅仅是掌握知识、习得就业技能,而应该涵括更广泛的意义与功能,比如理性精神的养成、品德的塑造、个人兴趣的满足、交际理性与公共意识的培育,等等。假如忽视这些要素,仅仅关注就业技能的习得,从而武断地作出“教育过度”的断言,这就违背了教育最本真的意义。

  可以说,该学者所提出的“教育过度”问题只是流行于我们当前社会中的“教育无用”论的另一种表现,是教育虚无主义的另一种面目,作为学者,提出这样的问题,尤须谨慎。

  文/岳乾

(来源:红网

  自SNH48黄婷婷、孙芮两个小女生确认加盟《极速前进》第三季这样一档颇为激烈的环球竞速真人秀以来,姐妹俩的“战斗值”就颇受质疑。然而,事实却让人大吃一惊,她们不仅没有如大家所料的轻易从节目下线“领便当”,反倒是一路开挂,甚至取得分赛段第一、第二名的佳绩。

  2007年,我从英国回到德国,开始尝试跑步练习,并且报名参加了我的第一场半程马拉松。在这一过程中我的体重下降了,这使得我滑板滑雪方面也变得更加游刃有余,从而促使我继续坚持跑步。

  事实上,起初最受人诟病的是伦敦奥运会的主场馆伦敦碗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尽管作为一个多功能场馆的伦敦碗还将举办2017年世界田径锦标赛等赛事。然而,目前它已经成为英超俱乐部西汉姆联的主场,利用率问题得到了缓解。但新的争议点又来了,为了配合足球场的使用,伦敦碗的翻修用去了2.3亿英镑,而西汉姆联每年支付的场地租用费用只及他们队内球星薪水的一半。

  父母曾经期望艾西可以和同龄的小伙伴一样选择学习商科,这样子以后可以有一份稳定不辛苦的工作,过安稳的生活。但是艾西不想,她说:“我很喜欢表演,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也不会害怕吃苦,所以我自己做主把商科改成了影视表演,既然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多不容易我都会坚持走下去的。”

标签:“教育过度”是个坏问题

责任编辑:竹本英史